您好,欢迎访问佳木斯民政信息网!今天是
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
关于开展创新社区管理模式情况的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2017-08-24 10:03:25| 浏览次数:


 

为了探索更为有效合理的社区管理模式,使我市的社区管理模式既适合国家、省大环境,又能与地方背景高度协调,为居民群众提供多元化、精细化、个性化服务,近期,我们组成专题调研组深入县、区、街道、乡镇、社区、村屯,通过召开座谈会、经验交流会、查阅资料、走访问卷调查等形式,对我市社区管理创新工作认真开展了调查和了解。现将我市社区管理模式创新调研情况汇报如下:

一、我市社区建设的基本情况

我市现有5县(市)、4个城区、26个街道办事处、68个乡镇、城市社区230个、908个村委会、市(县)区级社区服务中心3个,街道乡(镇)级社区服务中心27个,社区服务站130个,共设社区网格2620个,5670个便民服务网点,495个社区志愿者服务组织,拥有近2万名社区志愿者。

近年来,全国各地关于社区管理体制改革的探索不断深入,涌现出了许多改革的成功经验,这些模式总体上说都是由“街区制”向“社区制”转变。不论从法律的许可上,还是现实需要上,社区改革已经成为大势所趋。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始终把社区建设和创新社区管理作为政府的重点工作,常抓不懈。在提升城市品味,提高市民素质,改善社区环境,构建和谐社区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尤其在社区管理模式的创新上做了积极探索。

一是在全市推行社区网格化管理。遵循“街巷定界、规模适度、动态调整”的原则,以街巷、小区、楼栋为基础,按照每个网格管辖200——300户标准划分了2060个个网格单元,配齐配强了管理人员,建立了服务“全天候”、管理“无缝隙”责任机制。

二是进行了取消街道办事处的改革试点。在中央对此有要求,省委、省政府有态度,先进社区有成功经验,人民群众有迫切要求的背景下,市委、市政府审时度势,选择了有较好街道社区工作基础的前进区率先启动社区综合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撤消了街道办事处建立区直管社区管理体制。变市——区一街一社区四级管理为市——区——社区三级服务。在理顺关系、职能归位、减少层次、提升效率,重心下移、服务基层、整合资源、成果共享上进行了大胆尝试,初步建立了“构架合理、职能明确、高效运转、服务优质”的新型社区管理和服务体制。

2009年以来,全市先后有一个区、(市)分别被国家命名为“全国农村社区实验区”、“全国农村社区全覆盖县(市)区”称号,先后有2个街道、2个社区居委会、2名社区工作者分别被国家民政部授予“全国优秀示范街道、社区”和“全国优秀社区工作者”称号;有4个县(市)区被命名为“全省社区建设先进县(市)区”称号。10个街道、25个社区被省命名为“全省和谐社区示范单位”。

二、我市社区管理、服务的典型模式及主要特点、成功案例

我市城市社区建设起步2003年,由原辖区382个居委会调整为230个社区居委会。社区服务是由原来居民“十不出委”初步服务发展到今天“15分钟”生活服务圈。我市社区服务建设管理模式大体分为三种类型。一是传统型模式。市、区、街、社区二级政府四级管理,实行的是社区党组织、社区居委会、社区服务中心(站)三位一体的管理模式。社区居委会成员实行“三年一届”依法选举产生,其主要特点是:传统自然、人们熟知、有法可依。比较典型模式有:前进区站前南社区、东风区丰登社区、向阳区永丰社区、郊区云环社区。近年来这些社区分别成为国家级、省级、市级示范社区。在社区党建、居民自治、社区创业就业、治安维稳等方面创造许多成功经验,二是县(域)型模式,即、县——社区管理委员会、社区居委会——居民小组一级政府、二级管理、二级服务的管理模式。政府层面由民政部门指导,社区管委会具体负责,二个政府部门平行共存参与指导社区建设,社区居委会成员由党委政府招聘考录产生,其身份为国家公务员或参照公务员管理事业编制人员,居民小组长则是执行“三年一届”民选产生。这一模式主要特点,行政化浓郁、管理集中统一。政府主导行为为主体,指导与管理二驾马车并行。如:同江市的繁荣社区、桦川县的悦来社区、富锦市的繁华社区、桦南县的金科社区、汤原县的汤原社区、这些社区管理人员清一色的是“吃皇粮”的,工资福利待遇较高,没有后顾之忧,工作热情、进取工作强,素质普遍较高,但民主自治意识较为弱化,习惯于行政命令,与居民有距离感。三是新型“大社区”模式。也就是目前正在积极推行的前进区街道综合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本着不争加人员编制、不增加干部职数、适当增加办公及活动经费,进行机构撤并,撤消了6个街道办事处,新建社区建设管理委员会,隶属区委、区政府,下设1办20个社区。20个新社区采用“一个核心、三个体系”的组织架构,即以社区党工委为核心,社区居委会、社区公共服务中心和社会服务组织三个体系,建立健全党的领导、居民自治、中心服务、社会协同、居民参与的社区服务与管理的新格局。改革后,街道办事处人员下沉到社区,减少了中间成本。按照规模适度、服务管理方便、资源配置合理、功能齐全,将原有52个社区整合为20个新型社区,新组建的社区以3000户左右为基数,以步行不超过 “15分钟生活服务圈”为半径。社区公共服务中心实行“一站式”服务模式,形成“前台一口受理,后台分类处置”的工作机制。这一新型社区管理模式的主要特点:议行分设、职能归位、层次清晰、重心下移、资源得到整合,比较成功的案例主要有:前进区的林海、山水家园、枫桥河畔等20个社区。新组建的社区党工委和社区公共服务中心是党和政府向社区延伸,社区居委会的行政职能被剥离出来,仅履行自治组织的职能,成员由群众选举产生,使居委会切实成为代表群众利益,反映群众意愿的居民自治组织。真正使社区居委会由“政府的腿”变成“居民的头”由“替民做主”转变为“让民做主”。

三、我市社区建设中存在的主要困难和问题

(一)社区管理体制还需进一步理顺。一是社区职能职责交叉不清,没有实行“居站分设”过多的行政化倾象制约了社区的自主发展。二是社区自治职能呈现出越来越萎缩迹象。多数部门的进社区、向社区派任务、下指标,指导服务不到位,导致社区出现会议多、检查多、报表多。三是责权利脱节。行政事务成了社区的主要工作,而相应的权利未下放,工作经费未划拨,权责利相分离。“费随事转”难以落实,形成了社区责任大,权力小,利益少、负担重、无保障的局面。

(二)社区基础设施较薄弱。还有38%的社区没有办公活动用房,有的面积狭小,设施陈旧简陋。按照省要求完成达标任务相当艰巨。有房社区多数是在100以下,而省要求达标社区面积为300、示范社区为1000,全市社区基础设施的完善一直处于应急追赶的状态。

(三)财政投入不均衡,整体缺乏有力支撑。

调研时,我们感到:近年来,全市各级政府对社区建设都给与了很大关注和支持,尤其体现在财政的投入上。同江、富锦、桦川、汤原、桦南5个县(市)每年投入社区建设资金都在300万元以上,优于4个城区,但普遍缺少长期可持续的投入机制,社区发展后劲显得不足。

(四)社区工作队伍整体素质还应进一步提升。

一是年龄趋于老化。平均年龄45岁左右,一些离退休老干部在社区兼职人员占9.8%;尤其新选聘的社区网格员素质参差不齐,大专以上文化程度不到40%;由于受财力限制,全省下达每年招录100名大学生进社区,五年内达到每个村、每个社区都有一名大学生的招录工作一直没有启动。二是待遇偏低。尽管我市从09年到现在连续三次提高社区工作者待遇由300元到600元到800元,但目前的工资补贴标准仍处于全省最低标准,社区干部跳槽、弃职现象经常发生。

四、关于加强社区建设的意见及建议

(一)理顺社区管理体制:一是建立健全、配齐配强县(市)区社区管理协调办事机构。统筹指导和综合协调开展社区建设。督促检查社区工作规划,政策和重点任务落实情况,建立健全社区建设管理绩效评估体系。二是理顺社区职能职责。全面清理社区工作事项、理顺关系。制定出台《佳木斯市社区工作准入制度》规范进入社区程序、流程。实行“费随事转”给社区从分的自主空间。三是实行居站分设,管理与服务分行,实行政府依法行政和社区依法自治的良性互动。

(二)打造社区公共服务平台,一是加强社区工作者队伍建设,选齐配强社区干部队伍,理顺社区协管员“小二管大王”不听指挥,不服从领导的现象,制定出台《佳木斯作者管理办法》明确录用、辞退、奖惩、培训考核等管理机制。真正实现招得来、选得上、干得好、留得住。二是搭建完善社区信息平台,开通社区服务热线,推进社区信息资源整合,实现社区信息资源共享,为居民提供全天候、全方位服务便民利民服务。三是开展特色社区创建活动,因地制宜、树立打造辖区内品牌服务。实现“一居一品、一街一色”的品牌服务效应。

(三)全方位加大社区基础设施建设力度。一是加大各级政府财政投入力度,市出台《佳木斯市社区建设奖励办法》,设立“社区基础设施建设资金”,每年投入100年公益金作为引导资金,对社区建设实行以奖代补。充分调动社区建设积极性。二是加大社区办公用房追缴建设力度,制定出台《佳木斯市社区公益性用房管理使用办法》最大限度扩大社区活动用房资源有效整合,集中力量打造如省级示范社区,达标社区及市级中心型社区创建工程。三是从分利用挖掘现有社会力量投入社区建设,实行谁投资、谁受益、谁所有,以此来补充政府的投入不足。四是改善提高社区干部待遇。使之达到和接近社会平均工资水平(由800元每月提高到1200元每月)鼓励和吸引更多的年轻、有能力的热心人士投身社区工作岗位。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